1分11选5

职工文苑

 » 内容
乡愁
来源:新市管理站     发布时间:2019-12-16     作者:许小成   点击量:次     分享到:

      每次回家,我总能感觉到浓浓的乡意,总会勾起我对儿时种种美好的回忆 ,尤其是父母还在老家的时候,多少个夜晚梦回“秦关”,多少次踏上归途激动的心情,游子的心,故乡的云。

      然而,当我陪同父亲回到已经分别近两年的家,打开锈迹斑斑的铁锁,推开门,门吱呀一声发出沉重的叹息。同时,门楣上扑簌簌掉下来阵阵尘土。眼前坍塌的窑洞,倾斜的房子,倒塌的柴房,齐腰的杂草,一派破败的景象。父亲对我说:“把院子里的草拔拔,我们再走”,看着父亲不舍的眼神,我安慰父亲说:“你和我妈想回来住,咱们找人把家里好好翻修一下,城里有房子,农村有老家,想住哪就住哪”,却显得那么苍白无力,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。

      老家是生命的老根,生于斯,长于斯。在这里留下了我多少欢笑,太多的回忆,她们早已深深刻入我的骨子里,脑子不停闪烁着我的在这里生活的场景,不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湿润。清晰记得每逢杀年猪的时,我就会像母亲身后的小尾巴一样,紧紧跟在她身后,眼巴巴地看着大人们杀猪、接血、和血、擀血面。每进行一个步骤都会使我的心跳加速一分,尤其是坐在炕头上等着血面出锅,这时候,爱吵闹的我总是安静地端坐着,等待着香喷喷的面条出锅大饱口福,多少年再没有吃到母亲亲手做的血面条了。依稀记得我和小伙伴在老槐树上掏鸟蛋、荡秋千。爷爷根本不让我们在大槐树上玩,更不允许折槐米卖钱。他说这棵老槐树已经二百多岁了,有了灵气,是我们家的“守护神”,不能在上面玩,不能动,动了她家里就会不太平。有一次我在槐树上偷玩被爷爷发现后狼狈地逃跑,还扭伤了脚。然而,爷爷已去世多年,这棵老槐树依旧在,依旧根深叶茂,依旧花开花落,依旧守护着我们,守护她的子孙安康,这也许是爷爷最大的心愿。儿时记忆是我对故乡记忆的重要部分,或是对故乡的眷恋,亦或是对亲人思念。

      进城工作生活,便远离农村老家,尽管已将父母接到我身边照顾,可从来没有磨灭我对故乡的爱恋之情,向往之心。也许喧嚣的城市缺少一点人情温暖,更没有像今天这样充满乡愁。故乡无声的呼唤魂牵梦绕,化作乡愁入梦。

      无论思念亲人、朋友,都是身在远方你对另一个人的温暖回忆,思念了打个电话,思念也就随之而去。但乡愁不是,在乡愁的召唤中,你可以和亲人、朋友视频聊天,也可以看看家乡风景,但却不能深切感受家乡的味道。只有在家乡小驻几日,让乡愁暂时消失,也许刚刚踏上返程,这种模糊的情愫又会冉冉升起。

      与思念相比,乡愁显得辽阔而又模糊,具体而又抽象,就像月笼寒江雾笼沙,空阔而苍茫 ,久伫江边,寒露湿衣,却无法满足对乡愁的释放。

      人生总是伴随着愁。不称心、不如意、不满足,愁;烦躁、失落、凄凉,愁。愁是冷了的情,寒了的心。无论何愁,只要被愁赶上,顷刻间阴云密布,让人顿失笑靥。唯独乡愁,宛如夕阳晚照,却在淡淡的伤感中流淌着温暖的色彩,乡愁也许是人世间最美的愁了。

      在外拼搏的人,总与乡愁而遇,让思念落寞有了一丝柔美;漂泊的游子,总与乡愁相伴,想家的热泪,慰藉着漂泊的心灵。无论在漫长的历史中长河中,还是在中国的文化史中,乡愁始终是一个庞大的文学命题,留下了数不清的乡愁文字。不管是“低头思故乡”的李白,或是“独在异乡为异客”的王维,不管是“浊酒一杯家万里”的范仲淹,或是“故园东望路漫漫”的岑参,还是余光中的“乡愁”都是站在异乡土地上,远望故乡,发出最为动人的乡愁呼唤。

      乡愁是宁静如水的寂然小村。大山,小河,羊群,牧童,还有蔚蓝的天,洁白的云,更有生生不息的情,暖至心灵的爱.....,是我放飞梦想的地方。

      乡愁是家门口的老槐树。记忆着我童年的欢笑和委屈,一个个无序闪动的温暖画面,那些音容笑貌、池塘水鸭、老牛篱笆不经意间闯入心里的镜头,是我心灵成长的节点。

      乡愁是妈妈们做的血条面。一碗热气腾腾的血面才是家的味道,即使现在吃着山珍海味,也索然无味,无论你走到哪里,也忘不了故乡的味道,是我一生追寻脚步,让路在心灵中延伸。

      乡愁是一碗水,乡愁是一杯酒,乡愁是一朵云,乡愁是一生情。只要离开家乡,就要与乡愁相伴。离家有多远,乡愁就有多浓。乡愁是永恒的,无论一个人在城里生活多少年,离开这个城市后,也许会怀念,但却仍然上升不到乡愁的高度。也许是拥挤、冷漠的城市难以承载质朴温情,安放灵魂,混凝土的楼房不接地气,或许就不值得怀念。

      静一静,想一想,又是一年腊梅开,又是一年梨花雨,故乡情、故乡的爱、故乡的美,让多年在外的我充满留恋与思念。  



编辑:     责任编辑:     审核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