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分11选5

职工文苑

 » 内容
阴历阳历
来源:配水站     发布时间:2020-01-07     作者:任红荆   点击量:次     分享到:

      李老大在七十岁的古稀之年走的。

      在他一生的坎坷岁月里,一间面南的小商店,总能看到柜台上一把紫红色的茶壶后他一双精明的商人眼。“称斤点心吧,刚送来的,不信你摸,还热着呢”!言毕,吧嗒一声咽一口唾沫,左手虎口张开,大手捋一把嘴巴,似乎要抹掉短龇上残余的点心渣。

      李老大走的那年,老伴李老太六十八,小他两岁。老两口靠着精明能干、含辛茹苦养大了四男两女六个孩子。男婚女嫁,都离开了祖屋,剩李老太一人在破旧的瓦房里。

      四个儿子,依次是驴老大、牛老二、猪老三、狗老四。十二生肖里没有驴,所以他们的小名都是李老大为好生养他们起的。荫托着这些好活的动物名称,四个儿子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艰难岁月里,个个身强体壮,生龙活虎。

      李老大走了,操劳一生、体弱多病的李老太的赡养问题摆在了六个儿女的面前。在驴老大的召集下,他们召开了第一次“动物”大会。会议自然由驴老大主持,商议的结果是按照关中农村的习俗,老人的家产归老小所有,老人的赡养责任也自然落到老小狗老四身上。

      其时,李老太虽然身体欠佳,尚能抱孙做饭,割草喂羊,洗洗涮涮也不在话下。狗老四凭着大货A照的资质,一年三百多天在外奔波,媳妇打理商店,倒也相安无事了七八年。直到李老太一跤跌倒,卧床不能自理,狗老四长年在外,媳妇也在看店的无聊时光里,聊微信聊了个“朋友”,离家出走之后。

      “动物”会议第二次还是在驴老大的召集下召开。“老四媳妇出走,老四又常年在外,妈再卧床,靠老四肯定不行了”,驴老大右手拇指和食指掐着胡茬的下巴,刺啦刺啦的响。“我想,最小的老四不行,那老三就成了最小,妈这事就交给老三 ” 。牛老二、狗老四拿眼看着老三,老三拿着天生一身黄毛、一张红脸里的眼睛看看老二、看看老四,不吭声默认。“作为补偿,咱们三个每人每月交五百元给老三,没有让老三一人管的道理”。“衣物涮洗由两个女子轮流抽空打理”。

      第一个月,老三媳妇顺利收到了一千五百元。

      第二个月到了该交钱的日子,却只收到了狗老四的五百元。媳妇问老三,老三的红脸涨成了紫色说,你不用管。随后的一年里,老三媳妇每月都顺利收到了钱─—那是老三在外加班加点多挣、给媳妇少报扣掐的工钱。五百元老大老二只交了一个月,老四交了两个月,之后都没了下文。

      一年一个月之后,猪老三将老大老二老四叫到了母亲的祖屋,不发一言,啥事兄弟四人都心知肚明。驴老大果然是老大,还是驴老大先说:“我看是这样,不如一家一家轮,每家一个月,轮谁谁管,谁都没怨言。老四不沾家,又没媳妇,就不说了,咱们三个轮”。“先从我这开始” 驴老大慷慨激昂,一副舍生取义的模样。

      于是,李老太就在一年里,每个月一家的转了四个来回之后,第四次“动物”会议又在祖屋的黄灯下召开。

      “我媳妇有意见哩,我家从元月开始,一年的十二个月,每家四个月我家就三个大月。这一年就多了三天,我一个大男人没啥,关键屋里的婆娘屁事多”。老二老三老四面面相觑,无言以对。事实如此,明摆在那,况且老大还是老大!

      “那你说咋办?”老二说,“大哥你说了算!”心里却在盘算,上有老大,下有老三老四,反正轮不到我身上。“大哥说了算!”老三老四附和着。老三实诚,咋样都成,老四心想,我就这一吊子,爱咋弄咋弄。

      “那这样,喔狗日的西方人到底不如咱们五千年历史的东方人,发明的狗屁阳历,一个月大,一个月小,七、八月还都是大,死球的麻达。我们老祖先发明的阴历就是好,月月三十天,公平又公正,咱们以后按阴历轮”。

      “大哥,那阴历还有个三年一个闰腊月?”猪老三说。“那还有一年两头闰咋办?”老四问。

      驴老大忽闪着大眼睛,眼里放着智慧的光,胡茬子响得像干手揉搓着干纸。几个扑闪之后,他定了调:“闰出来的几天,交由两个女子负责”“况且几年里才有一个闰月,妈又能活几个闰月?”驴老大的聪明才智、精明算计充分得到了体现。

      听罢决定后的李老太,感觉自己被几个儿女撕成了碎片,一片在老大家,一片在老二家,一片在老三家,一片在老四家,一片在老屋,剩余的渣渣散在两个女儿家。

      如此,儿女们就在赡养母亲的“艰难困苦”里度日如年,尚能拄拐的七十八岁李老太倚墙晒着太阳,颤颤巍巍、嘴巴流着涎水,经常望着老屋发呆。

编辑:     责任编辑:     审核: